微信調整“算法”流量可能要收緊了

?

      已經不止一個公眾號反饋打開率下降的問題,很多人將其歸因于公眾號數量爆棚和內容創業者輸出內容質量的下降,但是有知情人士爆料,眾號文章打開率下滑可能是起因于微信后臺算法的調整…

  已經不止一個公眾號反饋打開率下降的問題了。一位移動醫療創業者曾向億邦動力網透露,其幾千萬的用戶,雖然每天文章都是10萬+,但打開率已經從原來的7%-8%降到3%-4%。

  馮大輝在7月19日的“小道消息”里也撰文《你的微信公眾號數據也下降得很厲害吧?》稱,“新增讀者量放緩,文章閱讀量也不高,而且,轉發量走低,這意味著文章觸及不到新用戶,自然也不會帶來新的訂閱。”

  和菜頭、小馬宋、魏武揮等批吃到微信公眾號紅利的自媒體也開始紛紛唱衰。魏武揮甚至稱,“打開率的下降,可能導致內容創業項目估值的下降,更有可能形成內容運營者的挫敗感。”

  很多人將其歸因于公眾號數量爆棚攤薄了流量紅利,以及內容創業者輸出內容質量的下降。但日前,有知情人士向億邦動力網爆料稱,微信公眾號文章打開率、閱讀率下滑可能是起因于微信后臺算法的調整,算法調整將直接影響到用戶朋友圈的內容呈現。換句話說,你發的朋友圈,有些朋友可能根本看不到。

  “從2017年開始,微信就在策略性地回抓流量,‘搜一搜’和‘看一看’都是在分發流量。同時,微信在朋友圈分享機制上也做出了調整,很多文章可能會觸達不到你想通過社交圖譜覆蓋的用戶。有一些內容你分享了,但和你不常聯系的朋友或許無法看到,甚至有些公眾號的推送內容,也有關注的用戶看不到。”上述爆料人士說道,咪蒙在禁言風波之后,很多用戶在朋友圈被其文章刷屏的概率比以前少很多。

  1

  朋友圈是微信的底線

  微信對內容分發的控制欲似乎一直在上升。

  在此之前,也有人曾向億邦動力網透露,微信公眾號似乎有意進行千人千面的精準推送,創作者可在后臺對用戶打上比現在更為精準的標簽。“有幾個大V被叫到微信總部征詢意見。”但此說法最終并未得到最終證實。

  除了早期的陌生人查看朋友圈和關閉朋友圈的功能外,幾個月之前,微信推出了飽受爭議的朋友圈“僅三天可見”功能,之后用戶又可以設置某條朋友圈的互動不再通知的功能。在8月7日,微信最新的App Store 6.5.13版本中,出現了“不常聯系的朋友”功能,隨后微信表示該功能還是在灰度測試。

  億邦動力網在此前報道過微信即將在隱私功能中加入“不常聯系的朋友”選項這一舉措——將用“半年內無單聊”“無共同小群”和“半年內沒有回復過他(她)的朋友圈”這三個維度來幫助用戶批量管理好友。用戶在點擊后可以進行刪除、屏蔽朋友圈等操作。


 

  有接近微信的相關人士表示,微信推出這個隱私功能后,也可以通過用戶做精準篩選,以此來豐富后臺的數據模型。“受此影響,如果一個用戶一天分享了十條朋友圈,他常聯系的朋友可能會看到十條,而半年不聯系的朋友可能只看到兩三條。”

  對此,微信官方只回復稱:“產品功能還在灰度中,會根據用戶反饋不斷調整。”至于后臺是否會自動影響朋友圈內容的展現,微信方面則沒有回復。

  據上述人士透露,在此功能推出之前,不常聯系的微信好友或許就不能收到彼此的全部朋友圈動態了。微信在后臺會根據相關數據閾值,來判定用戶之間的關系,并以此為依據來把控用戶朋友圈內容的呈現。而用戶自己做出的分組選擇,無疑增加了該數據模型的精準性。

  微信之所以在朋友圈上越來越謹慎,或許是因為朋友圈也是微信最重要的底線。“朋友圈一旦被太多沒營養、過度功利的、甚至傳遞負面價值觀的信息所污染,可能會直接影響微信的打開率和用戶使用時長,連小程序都還不能在朋友圈直接分享。”

  2

  微信在擔心什么?

  有公開數據顯示,微信全球月活躍用戶已經超過9億;“互聯網女皇”華爾街證券分析師Mary Meeker發布的《2017年互聯網趨勢報告》也顯示,微信使用率穩居中國,中國用戶每天花在微信上的時間高達9億小時。相比之下,QQ、愛奇藝、UC 瀏覽器和微博等所有移動應用的總使用時間為31億小時;自媒體聯盟SEE調研數據顯示,在大多數城市用戶的手機耗電量排行榜中,微信的耗電量占比超過50%。

  這些數據都顯示,經過野蠻成長期,微信已經成長為占據中國用戶使用時長最多的移動App。在大把占據國民時間,穩居使用率App的寶座后,微信究竟在擔心什么?為何不斷在調整內部的數據模型和算法呢?

  據爆料人士分析,微信這樣做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幾點:

  , 微信用戶增長遇到達到瓶頸。微信的月活躍用戶數超過9億人,新用戶增量已經達到瓶頸。新用戶增長率放緩的同時,微信要盡可能保證用戶的打開率和使用時長。

  第二, 微信可能要對流量進行洗牌。在流量龐大后,微信可能希望通過此類調整,限制不恰當的內容在微信朋友圈中的傳播,從而達到洗牌的目的。

  第三, 微信要強化熟人社交的屬性。與其他社交媒體不同,微信希望一直保持著熟人社交的屬性。但隨著功能的完善和普及率的增高,微信好友的構成越發復雜。除了經常聯系的家人、朋友、同事之外,還有很多好友關系較為疏遠。而微信更想保持熟人社交屬性,因此會讓用戶的朋友圈更多呈現熟人發布和分享的內容,讓不熟的人發布的內容從朋友圈中減少甚至“消失”。

  第四, 微信要凈化朋友圈環境。微商、廣告、以及包括謠言在內的不良信息越發泛濫于朋友圈。這些信息往往都有煽動性強、誘導分享、傳播速度快等特點,很容易大范圍地占領朋友圈。微信通過新的算法能夠控制單篇文章的流量閾值和分享次數,也就可以達到限制此類文章傳播范圍的目的。

  第五, 微信過去在內容分發邏輯上,無論是公眾號推送還是朋友圈分享,一直秉持的是“我喜歡、我訂閱”的邏輯,也就是將內容獲取的自主權交給了用戶自己。這也意味著,由于每個人的興趣圖譜、社交圖譜不同,其訂閱和接受分享的內容也全然不同,微信的內容呈現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千人千面。但在被接受部分,用戶實際上也存在困擾,除了前述的干擾信息外,還存在著信息冗余現象。用戶在關注大量的微信公眾號之后,可能會接收到更多的無效信息。微信有可能將此寄托于機器算法,來更好的調節用戶接受內容的方式。“這一點和‘頭條’所倡導的‘我喜歡 你’邏輯有不謀而合之處。”

  3

  誰的蛋糕要被動了?

  不論微信是出于何種目的,調整算法后最先受影響的無疑是寄生于微信生態中的自媒體們。上述的五點原因,都將對微信自媒體產生影響。

  伴隨微信用戶增長率放緩的就是公眾號的用戶增量放緩,新用戶的減少將直接影響到公眾號的打開率。“如果今天一個公眾號的新增粉絲有兩萬,那這兩萬用戶基本都會打開它當天的文章。如果一段時間公眾號的新增用戶變少,那這段時間它的文章打開率可能都會變低。”有業內人士向億邦動力網表示。

  而朋友圈內容將根據用戶關系呈現的調整,也會對微信公眾號的增長產生影響。朋友圈是微信公眾號內容傳播和增長粉絲的重要渠道。例如百雀羚前陣子的“一鏡到底”廣告,不少微信用戶都是先在朋友圈中先看到分享鏈接。但百雀羚在前不久發起的第二次類似的朋友圈傳播,影響力似乎有所衰減。

  同時今年也被不少業內人士看做為自媒體的變現元年。除了廣告、知識付費之外,大批自媒體選擇了通過電商變現。寄于公眾號籬下的自媒體電商,靠的就是微信生態大量的流量基礎,以及朋友圈分享帶來的裂變式增量。當新用戶增量放緩,公眾號打開率降低時,商品能夠觸達的用戶數量也隨之降低,加之分享到朋友圈后被看到的機會變小,自媒體電商的社交分享屬性也被稀釋。“微信未來商業化會傾向于考慮到不同場景和小程序關聯在一起,而不是微信公眾號和朋友圈。” 此前曾有爆料人士告訴億邦動力網,微信正在內測小程序電商單品搜索。

  那對于用戶來說,微信助其屏蔽掉非熟人的朋友圈消息,真的是遂他心意嗎?如果用戶處于某些原因需要看到全部的朋友圈內容,在新的算法模型下,微信如何滿足用戶這樣的需求呢?

  有微信用戶認為,這種屏蔽可以過濾掉和自己無關的無效信息,避免弱關系信息對強關系信息的干擾。不過也有用戶表示,這種屏蔽有時可能會誤傷部分有效信息。“半年內沒有聯系的好友,但他分享的信息對我來說可能是有用的。”

  此外,微信的本質是社交,社交的本質是建立連接。建立連接不僅僅是在熟人關系以及熟人社群基礎上進行。打破原有的傳統社交藩籬,跨界連接更多的不同的領域,這種互聯網社交的交叉性才是微信過去得以爆炸的最重要因素。從信息共享的層面上看,內容傳播也需要跨境,也需要交叉滲透,消除一切鴻溝。

  對此,也有業內人士猜測,最直接的方式是用戶可以在“設置”中增加“接收全部好友的朋友圈內容”選項,讓用戶的朋友圈可以恢復到原來的樣子,看到全部的朋友圈內容。

  而微信這樣的調整也讓人聯想到微博此前的傳言。早在2015年就有消息稱,微博出臺了新的規定,降低博文的閱讀量,每一條微博只會出現在50%的粉絲頁面上。不過微博官方很快發布消息稱,微博為了保證信息流的質量,做過對信息流的優化處理,將原本可能分發至用戶信息流中的低質量、低互動內容以及垃圾營銷信息限制展示。

  微信此次算法調整與之前的微博有異曲同工之處。而微博付費的會員不僅能屏蔽更多低質量信息,還有一項功能可以提高自己發布的微博被看到的機會。

  其實,微信正在逐步釋放自己的能力和野心,而它的每一步都有可能改變整個生態。


轉自:A5創業網

微信掃一掃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訂閱號

關注訂閱號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

熱點事件
微口訂閱號

關注訂閱號

社交媒體運營經驗交流
流量電商行業動態討論

閱讀下一篇
微口訂閱號

自媒體運營攻略
行業經驗交流

關閉

創建藏點

藏點名稱
藏點說明
藏點封面
轉藏至我的藏點 +新建藏點
    關閉
    確定 取消
    五分赛车计划软件app